很多人对哈啰出行并不陌生,甚至每天都会骑行哈啰单车。但你可能不知道,哈啰出行从原名“哈罗单车”改名而来与商标上的隐忧有关,而且,这个隐忧正在变得日益严峻。
 
7月27日,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上公开了一起哈“啰”出行与哈“罗”出行之间的商标侵权案裁定书。这份由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在本月(7月)早些时候作出的管辖权异议二审裁定,驳回了哈啰出行运营方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钧正公司”或“上海哈啰”)的上诉请求,维持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今年早些时候作出的一审裁定,即该案仍将由海淀法院进行审理。
 
从当初哈啰出行从哈罗单车更换为现在的名字,双方的纠纷进入公众视野;到后来双方在商标局竞相申请注册相关商标;再到现如今哈罗出行起诉哈啰出行商标侵权,双方管辖权异议二审裁定落定,两个哈啰(罗)的商标“战争”,终于迎来了正面对抗阶段。
 


图片转载
 
上海哈啰被迫更名
 
时间拉回到2018年。
 
彼时,上海哈啰旗下的哈啰出行还叫做“哈罗单车”。共享单车行业的市场竞争已经进入下半场。曾经叱咤风云的摩拜单车被美团收购;ofo小黄车则逐渐暴露出资金链问题,陷入押金难退的负面新闻中;更多共享单车品牌则是消失在了街头巷尾,难觅踪迹。
 
2016年投放市场的哈罗单车,凭借对广大二三线城市市场的深耕,以及来自江苏永安行低碳科技有限公司的“钞能力”背后阿里巴巴系的资源,两年后已经拿下了全国最大的市场份额。2018年9月,哈罗单车在上海宣布正式更名为“哈啰出行”,并启用全新的品牌标示系统。
 
按照哈啰出行创始人、CEO杨磊的介绍,“啰”字多了一个“口”,寓意着哈啰后期将采取更多措施与公众沟通交流,成为有亲和力的邻家品牌;哈啰出行未来将提供更广泛的出行服务,并开放流量和入口实现行业互惠,构筑多元、融合的智慧出行生态。
 
但通过对“哈罗”相关商标的查询分析,我们发现:这恐怕只是“表面现象”。
 
哈罗单车遇到了一个商标“拦路虎”——哈罗同行。
 
 
哈罗同行是一家名为“常青竹(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旗下的一款主打应用,公司也因此而曾将自家官网标识为“哈罗同行”,更于2018年将企业名称变更为“哈罗出行(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哈罗”)。
 
 
这家2013年成立的来自北京的交通出行运营技术提供商,主要服务于北京的机关单位、园区、企业、社区居民等,为其提供共享定制班车、短途摆渡车、旅游用车、共享自行车、潮汐式停车等出行产品。
 
 
哈罗同行并不能算“突然”杀出的程咬金。论起入局共享出行,上海哈啰已经是晚了北京哈罗一步。早在2013年12月便成立线上运营平台公司的北京哈罗,2014年就已经上线了摆渡车、共享班车等业务,不仅在随后的发展中与北京市海淀区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成立了两家合资公司,还先后收购了一家当地出租车公司和一家汽车电子和物联网公司。
 
 
北京哈罗在“哈罗同行”之外还开发了若干其他的相关app。目前,在苹果应用商店中可以查到的北京哈罗旗下应用就多达5个,包括“哈罗同行”“哈罗自行车”“哈罗智能灯”“SmartBand”“哈罗约车”,范围涵盖了拼车、共享自行车、约车、租车等各种出行服务。
 
而上海哈啰的哈罗单车,则是在2018年初才靠所谓“置换永安行旧车”的方式曲线进入北京市场(由于北京对共享单车总量控制);即便考虑全国整体市场,哈罗单车最早的一批共享单车也是2016年才投放市场。
 
 
入局晚了一步就罢了,上海哈啰的商标布局也没赶上早班车。通过查询当时的中国商标网信息可以发现,早在2014年,“哈罗同行”商标便已被北京哈罗申请注册;2015年、2016年,北京哈罗进一步申请注册了若干“哈罗班车”“哈罗巴士”“哈罗自行车”等商标,并在随后获准注册,分别核定使用在第12类(公共汽车;大客车;汽车)、第39类(运送乘客;运输预定;公共汽车运输等)等多种商品或服务上。
 
这要比上海哈啰申请注册“哈罗”相关商标早了两年左右——从中国商标网信息来看,上海哈啰方面(以钧正公司关联公司“上海钧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名义)最早申请注册“哈罗”商标也已经是2016年10月以后的事了。
 
果不其然,上海哈啰在后申请注册的多件“哈罗”相关商标因与北京哈罗在先申请的注册商标构成相同或类似的商品/服务上的近似商标而被驳回,且在上海哈啰申请复审后仍被原商标评审委员会决定驳回。
 
为什么上海哈啰在商标申请上会迟到呢?笔者在哈啰出行的官网上找到了一些线索。官网提供的哈啰出行发展历程显示,“哈罗单车”一开始似乎只是项目名称,而对外则主要以“Hellobike”示人。直到2017年6月,上海哈啰方面才确立了新战略,由“Hellobike”向“哈罗单车”过渡。这或许是导致上海哈啰方面申请注册“哈罗单车”商标如此拖沓的缘由之一。
 
 
“一步没跟上”的哈罗单车,为了尽量避开与北京哈罗的“撞车”,终究还是被迫“全新升级”为“哈啰出行”。
 
 
对于背靠阿里系、正准备在首都大展拳脚的上海哈啰而言,北京哈罗注定成为一座绕不开的“大山”。简单加个口字旁真的有用吗?
 
两个哈啰(罗)的商标战显然难以避免了。
 
正如本文开头提到的那样,从最近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刚刚公开的裁判文书来看,作为该案原告的北京哈罗诉称,该案的被诉侵权行为系钧正公司(即上海哈啰)未经许可,在其官网及APP等实际经营与宣传活动中擅自使用与涉案商标高度近似的“哈啰出行”标识。
 
 
随后,上海哈啰以该案涉案行为不属于“信息网络侵权行为”等为由,请求将该案移送至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审理。
 
 
但海淀法院、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该案管辖权异议两审均认定北京哈罗的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可以视为该案的侵权结果发生地,北京哈罗有权向侵权结果发生地法院海淀法院起诉,因此驳回了上海哈啰的请求。
 
由于目前该案尚处于审理初期,有关该案的公开信息并不多,笔者不能确定该案具体涉及哪些商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该案中北京哈罗认为的上海哈啰侵权行为,是其在网站及APP等经营宣传中使用“哈啰出行”标识。
 
 
考虑到双方在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商标无效宣告和异议申请,乃至相关行政诉讼还在不断进行,如果不能达成和解,那么可以预估,双方的这一系列纠纷还将持续上演较长的一段时间。
 
深圳知识产权律师就选广东鼎仁律师事务所
 
【免责声明】
 
“广东鼎仁律师事务所”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真实可靠性或完善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仅供读者参考!
 
【版权声明】
 
本文图文转载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禁止用于商业用途,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处理!
没有找到想要的答案?点我咨询吧!